无障碍
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 > 乡镇部门动态

学习党史  不忘初心

——记宾阳首批地下党党员之一龙国贤

发布时间:2021-07-09 16:14  来源: 宾阳县融媒体中心   


    龙国贤是广西宾阳县武陵镇理化村委龙村人,1904年出生于一个世代以种田为生的农民家庭。他自小勤学好问,聪明机灵,所以在家族中能读到一点书的,就算是他。当时父母亲都满怀信心地想把他送去更高的学校读到更多的书,希望有出人头地的一天,但是,结果只能让他读到高小毕业,经济所限,也就没办法再送他上中学了。

  民国年代,已废除了私塾教学的制度,普遍办成了民国的中小学校。当时武陵留寺村就有一座小学叫留寺小学。由于龙国贤聪明好学,所以就被群众看中,聘为学校教师。就在他任职期间,他接触到了很多进步书籍和报刊,也听到了不少关于共产党和革命斗争的事情,所以有一种进步的思想涌动于心。

  在当小学老师期间,他遇到了一个也是以教学为掩护,从事革命工作的人。他,就是本乡云梯村的周杰,是龙国贤的老表。

  周杰于1923年在宾上迁中学读书毕业,于1925年到南宁考取留学苏联的资格。由于当时实行的是孙中山联俄联共扶助工农的政策,12月集中到广州留苏预备班补习俄语。他与当时在广州学习的宾阳高荣村人磨金声(中山大学学生)、琴堂村韦孔明(国民大学学生)等人组成宾阳留学广州革命青年同志会。在广州,周杰进过毛泽东举办的广州农民讲习所。同时认识了周恩来。但是,由于形势的变化,周杰出国之事流产了,周恩来鼓励周杰回广西宾阳发展党组织。

  为了加强广西的地下工作,周杰潜回宾阳后,在宾阳发展地下党组织。

  周杰从广东回来,以教学为掩护,暗中物色有革命思想的人加入中共地下党。同是表亲关系又做教师的龙国贤就是周杰眼中的一个十分理想的积极分子,因而周杰经常来到龙国贤的家和教学点,灌输革命思想,提供阅读进步书刊。经过多次碰面教育,龙国贤愉快地接受了周杰的邀请,和当时的赵子谦等多人加入了地下党,成为了宾阳第一批地下党党员。

  龙国贤的教学点留寺小学,在该村的北面,与老百姓家隔有一定的距离,那是一个比较清静的地方。晚上,村里的青年有事没事,总喜欢跑到学校跟龙国贤等人聊天。天南地北,无所不谈。久而久之,那些人就接受了龙国贤的进步思想影响。慢慢地,龙国贤身边的朋友多了起来。周围好几个村的人都很喜欢听龙国贤讲起不少革命的新闻和故事,因而就为后来雷经天到宾阳落脚住宿和开展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龙国贤的老家在龙村,周围有很多小山包,包括离龙村不远,现在还有很多茂林修竹的葵扇岭。那一带,新中国成立以后,还曾经有过强人出没作案。龙国贤家后面的小山也都是茂密的松林。就是这样的环境,给周杰和龙国贤一帮地下党人提供了秘密集中活动的场所。他们经常在一个叫凤公园的松树林内碰头开会。

  这些地下党人来找龙国贤的时候,都有一个暗号,就是在龙家门外,对着一个旧的四耳罐,先敲响那个瓦罐。如果家里有人,就出来开门,如果没人来开门,就说明没有人在家。这是当时大家定下的一个暗号。

  龙国贤和周杰他们开展地下活动,除了在龙村和留寺小学之外,还有好几个地方,如大湴村、国泰村、云梯村、武陵圩、芦圩、恭村、水浸村等等。其中一个秘密联系点是在芦圩的盐行街上,一个私人的商铺,那里也住着一个地下党员,在那里也可以接头。

  成立地下党组织不久的1927年,周杰担任了宾阳第一任党支部书记。同年的8月29日,周杰到南宁开会,在津头雷经天家的一个小房子里开会。有人告发。国民党派人包围了那间房子,将里面碰头的四个人全抓了起来,押到了国民党第15军的军部监禁。不管怎么审问,周杰他们死活也不承认是从事地下党活动。关了几个月之后,敌人问不出什么名堂。经过宾阳的一个叫韦同芳的进步人士极力保释,周杰等人于12月得以无罪释放。

  韦同芳是宾阳大桥陈撰村人,1918年毕业于宾上迁中学,考入南洋公学土木工程系,1926年任广西土木工程专科学校校长。韦同芳极力保释周杰等人出狱后,他因受到国民党排挤愤而出国,先后住南非、印尼、澳大利亚等国。

    周杰被抓捕关押和释放之后,又有人告密,说他就是宾阳地下党人。于是,国民党县长莫庭光又派警员来到周杰住的云梯村,声言要抓周杰。

  恰好有人提前告诉了周杰。那个时候,周杰家人正在为他的老弟举办丧事。

  周杰家的老弟到迁江那边做生意,被强盗打死。家人将尸体运回来后,正在做法事。周杰得知有人来抓他,于是赶紧告诉家里人为他保密,同时把那个灵位牌改写成了周杰的名字,让人看到这个名字,就知道周杰已经去世了。

    抓周杰的人来了,经问,确实看见周杰的灵位牌。家人说,他得病死了,你不信也可以打开棺材看看。来人分明看见灵位牌上写着周杰的名字,况且听说是病死,心中发毛,生怕染上,也就信以为真。于是,他们也就匆匆退出村,回报上头说周杰已经病死。

  1928年,就在宾阳地下党人遭到国民党疯狂抓捕的黑暗时期,组织活动已近似瘫痪。中共广东省委及时特派雷经天等人回广西开展工作,主要是重新组建广西的地下党组织,经过排查摸底,重新建立了广西特委。然后,雷经天又以特委的身份来到宾阳,重新确定周杰入党问题,整顿宾阳地下党组织队伍和班子。经过周杰认真审视,安排雷经天在留寺小学,跟龙国贤一起以教学为掩护开展活动。龙国贤自从1928年和雷经天一起住校以后,到他1968年受害去世这一段时间,做了如下几大项被人们颇为称道的工作:

  首先,1928年宾阳地下党组织改选,赵子谦任支部书记,8月,龙国贤任中共宾阳临工委委员,10月任县委委员,1929年夏秋期间,任中共宾阳县特支委员,1930年春任中共龙村党支部书记,1934年2月任中共马缆党支部书记,1935年春再任中共龙村党支部书记。

  1937年5月,国民党特务刘峰民混进地下党,大肆抓捕韦信礼、陈维康、林国彰、思凤歧等许多地下党人,宾阳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中共广西省工委切断了与宾阳组织的联系。失去了组织关系的龙国贤等地下党人,如无舵的船漂泊在大海之中,风高浪急,一次又一次躲着国民党的抓捕。在他家门口,有人贴字写道:此处有共匪。不得已,他只好于夜间携妻带儿带女一家4人匆忙逃出宾阳。

  一家人首先逃避到鹿寨县,由于举目无亲,又找不到活路,改逃到金城江,最终在那里一住便住到1955年,全家才从金城江迁回龙村居住。他一共生下二儿三女,其中大、二女已在迁回宾阳前出嫁,大儿子也在金城江时应征入伍。迁回宾阳时只有妻子、小女、小儿及他一共4个人。

  其次,是替雷经天打掩护。自雷经天住到留寺小学之后,当有人问到雷经天的事,他都会说雷经天是新来的小学教师。雷经天也是一个很有文化的人,白天真的很会讲课,而礼拜天和晚上则与龙国贤等人开展组织串连活动。召集人来听课,讨论发展党组织等问题。

  其三,是照顾雷经天的饮食住行。他与雷经天一同住在留寺小学,从饭菜到漱洗,龙国贤都能让雷经天有如在家的感觉,保证了雷经天的正常活动。

  其四,是为雷经天物色进步人选。雷经天到宾阳仅有21天,沒有周杰、龙国贤等人的牵线,很难找到宣传发展的对象。早在教学期间,龙国贤就认识很多学生及其家长和社会青年,通过他们,为雷经天介绍到接受革命宣传的队伍里来。对于留寺村人来说,谁的思想个性龙国贤都了解得一清二楚。因而,仅在留寺村他便动员了龙家祯、龙秉煌、龙家永、龙家盛、黄日初、黄启华、黄善才、黄初新、黄日雄、黄日鹏、黄日奎、黄华新等人前来参加读书听课活动。再加上周围各村的青年骨干,先先后后都接受过雷经天革命火种的传播,使他们对革命有了认识,慢慢发展成了一支相信革命相信党的队伍,为今后发展南区的几个党支部和开展游击活动积聚了力量。之后多年,新成立的地下党支部便有龙村支部、马缆支部、军靖支部、廖坪支部、芦圩支部、恭村支部等。有党员六七十人。

  其五,是协助雷经天培养共青团队伍。1928年,在雷经天的指导下,龙国贤、周杰发动思树桂、磨之松、周豪等人在武陵圩大新布街的吴利兴书店成立了南区青年文化促进会,宣讲共产党宣言,传阅进步书刊等活动。经常前来活动的有二三十人。

  此外,龙国贤还和大湴村的地下党人黄广年在马缆国泰村的黄氏宗祠成立了宾阳南区青年文化促进会马缆分会,并开展各种活功。

  其六,是龙国贤在任职期间,积极培养先进青年入党。其中,他发展了一个大湴村的青年,叫黄广年。黄广年与龙国贤是表亲关系,之间关系甚好。之后,黄广年于1935年11月到1936年10月,曾担任过宾阳地下党的支部书记,同时担任宾永迁三县的临委负责人。1937年2月在三塘乡恭村县委会选举中,黄广年当选为县委委员。龙国贤还发展了武陵龙村的龙凤居、荷村的吴苦生等人为地下党员。根据有关人员介绍,吴苦生又名吴树胞、吴元。曾经在延安担任过周恩来的警卫员。一次,周恩来在去西安遇到土匪袭击,是吴苦生贴身保护周恩来脱险。吴苦生参加过百色起义,与红七军去了中央苏区,然后再去延安。解放战争时,他被周恩来派回广西策反国民党人吴献之(龙德村人,国民党最后一个宾阳县县长)吴苦生不但策反不了,反而被拉了过去。之后,他在解放时逃亡乐业县,被吴尚志(与吴苦生同村兄弟,是吴苦生带他去的延安)所率领的解放军部下所擒获。吴苦生入狱被劳改了五年,出狱之后,见到报上他的名单在新中国成立十周年公布中的革命先烈名单之中,真是喜出望外,他来不及脱掉劳改服就匆忙去南宁找张云逸申诉。张云逸了解情况后,告诉了周恩来,请示周总理怎么安排吴苦生工作。周总理指示:就地安排工作。这样,吴苦生的工作和生活待遇得以落实。

  其七,是配合雷经天深入农村访贫问苦,将农村存在问题写成调查报告,向中共南方局汇报,为上级决策提供依据。

       其八,是龙国贤从留寺小学任教转到大湴村小学任教,以利于认识更多的进步青年,同时就近马缆,便于在国泰村开展文化促进会工作。最后,还舍得割爱,辞去教师工作,专职于宾阳地下党活动。

  就是由于龙国贤的经常活动,被敌人盯上了,到处要抓捕他,他虽曾多次躲开国民党的抓捕。最后,不得已,才一家人离开宾阳躲到金城江,直至宾阳解放后的1955年才返乡。

  其九,甘当小领导。返乡之后,当时宾阳的党组织已不是早年的那几个人,也不再是那些人做领导,所以,他回来以后,一直默默无闻,低调做人,不再去找什么党组织,老老实实呆在家种田。不过,自从返家以后,经过了很多的运动,好比说入社、合作化、大跃进、人民公社,龙国贤都不做落后分子,他先后当过村里的干部和大队的领导干部,在生产中仍然起到骨干带头作用和领导作用。

  其十,是龙国贤在村里乐为村人做好事。村中有文化的人不多,有红白事需要他动笔写封包对联之类,他都不计报酬,乐于解难。在文化大革命之前的1965年,曾有一阵子学习毛主席语录的高潮,当时龙国贤主动担当村里的宣传员,免费在村头村尾的墙壁上,写上了许多毛主席语录供群众学习。有些老墙根上还留下他书写的笔迹。

    十一,龙国贤还能做诗吟对。1964年援越抗美,针对美军侵越行径,他曾写有一首属于绝句的诗题于墙根,村人大约记得是这样:

   越南战起十年零   满目荒凉尽血腥

    白骨累累芳草野   鼻勾无复返回程

    鼻勾意指美国兵,美国输给越南,想回去都难了。估计龙国贤还写有不少被人称道的诗,还做有许多好事。很可惜,时过境迁,知之的人早已殁,现在抢救已来不及了。

  “文革中”,龙国贤被一些造反派指控参加过反共救国团,经常被抓去批斗。在一个阴天,他被批斗后押送回家,将到家门口时,有人从背后当头一棒,将他打昏在地,然后又一顿乱棍,将他打死。一个老地下党人就这样走了。

  直到1985年,国家对冤假错案的地下党人给予平反,龙国贤被人扣上莫须有的罪名才得以彻底消除。龙国贤最小的一个儿子曾逃到了新疆阿勒泰地区,躲过了一劫。平反之后,有关部门给他安排到大桥糖厂,当上了一名普通的工人。

   (本文资料来源:《宾阳县志》、《中国共产党宾阳历史》第一卷,吕继池、龙润广等人口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