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
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宾阳 > 文化旅游 > 昆仑文苑

赶 猪

发布时间:2019-09-02 11:27  来源: 罗仁通   

 

◎ 罗仁通

 

黄二爷把两个蛇皮袋叠好绑在扁担头上,然后扛在肩膀上就出了门。出了门走了十来步,黄二爷来到石墙根下,石墙根下躺着自家养的两头大肥猪。两头猪都是白的,养了对年。两头猪侧卧在那里,披散岀来的肚腩像谁安放下的两张圆桌。黄二爷瞧着这两头可爱的大肥猪,两眼不禁变得光彩熠熠。黄二爷把手中冒着热气的木薯往嘴里塞,上颌和下颌一用力,便咬下一截留在嘴里,剩在手中的一大截,黄二爷不吃了,朝猪腮帮子靠着的地面扔去。两头猪也许是长膘长得够厚了,并没有像黄二爷想的那样立马爬起来撕咬争吃,只是互相用嘴拱了拱就不再理会,耷拉下眼睑继续酣睡。黄二爷受到猪的冷落,心里却不恼怒,只是随口冒出一句粗话,这俩狗日的,要见刀了,不吃也罢。

  山麓像一只捕蝴蝶用的网袋子,前面阔大后面尖小。黄二爷哼着不知从哪里听来的老掉牙的戏词,悠哉游哉地沿着蜿蜒的山路朝山麓深处走去。山麓的稻田夹在两山之间,层层叠叠地往上垒。黄二爷家的田落在山麓中段,虽然不算太远但也走得黄二爷热汗涔涔。黄二爷到了自家田里,放下扁担,躬着腰把铺晒在禾茬上的稻草收拢起来,一摞一摞地抱到稻田中央堆放,堆成一个馒头一样蓬松的小山包。

  黄二爷把所有的稻草都拾掇完后,从衣兜里摸出火柴盒,看了看风向,然后转到草堆后面,蹲下来,从火柴盒里捏出一根火柴嗤的一下划亮伸进去。稻秆着火了,冒着浓浓的黄烟和白烟。黄烟白烟扭成一股,袅袅地向天空蹿升。稻秆上残留的稻谷在火堆里噼噼啪啪地作响,发岀刺鼻的焦糊味。

  看着暗红色的火苗像蛇信子一样一点一点地吞噬晒得几乎能捏下粉来的稻草,黄二爷享受地走到田埂上坐下来,从腰间拔出时刻不离身的长杆烟锅,填进一小撮绵软黄亮的烟丝,点燃,滋溜滋溜地吸。

  一锅烟抽完,黄二爷起身磕烟灰,烟锅和田埂上的硬石相碰,白色的烟灰从烟锅里挣脱出来,簌簌地往下落,落到田埂下的小溪里。小溪里有一个浅浅的小水潭,小水潭里一条手腕粗的塘角鱼,迎着下落的烟灰冒了一个泡,然后吃不到什么又游进石板下的石洞里。

  黄二爷回头瞄了瞄稻田中央的火堆,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下去抓那条塘角鱼。“稻秆性子慢,质地松,火软,风一扬就灭了,能有什么事?”黄二爷一边脱鞋一边这样想。

  黄二爷光顾抓鱼了,稻田中央的那堆火,因为没有人照看,在肆无忌惮地燃烧着。突然,一阵山风从麓口刮来,像海啸一样,卷过火堆,把正在燃烧的稻草卷成一个火球,架到田壁上去了。田壁的四周铺着厚厚的杂草毯子,杂草毯子连着杉木林。

  等火像下雨一样噼里啪啦地在杉木林烧起来,黄二爷才惊觉失火了。黄二爷顾不上那条该死的塘角鱼了,他光着脚从小溪跳上田埂,一边惊恐万状地叫喊着失火啦打火啦,一边折了一株小树苗冲进火海里。

  整个村子的男人都挑起水桶搁进勺子扛上长镰背上柴刀灭火去了。

  大火从山麓中段向两端燃烧,足足烧了一夜才被扑灭。火虽然被扑灭了,但也把一个山麓的杉木烧光了。

  大火烧掉的是何屋人的山林,何屋人一共有二十多户,这二十多户何屋男人顾不上抖掉打火时落在头发上的草灰,就自觉地扭成一股,朝黄二爷家开来。

  黄二爷端坐在自家门前的那块大青石上,嘴里咬着烟杆,吧嗒吧嗒地抽着烟,蓝色的烟雾和着熹微的晨光绞着扭着往上升腾。黄二爷被火烧掉了眉毛和胡须的脸雕像一样地浸在弥弥漫漫的烟雾里。

  “黄二爷,火把林子都烧了,咋办?”

  “赔。”

  “拿钱吧!”

  “没钱。”

  “哪,赶猪喽?”

  “赶去!”

  领头的何四何五不再言语,分别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牛绳,领着大伙踏踏踏地朝石墙根走去。到了石墙根下,何四何五矮下身子,打了个活结,把绳子的一端系在猪后脚上,一头攥在手里,其中的两个人不用招呼,径直迎上前去,一头猪踹上一脚。嗷,猪受了痛一骨碌爬起来。嗬,嗬,一群人赶着两头猪,翻过山嘴,不见了。

  太阳红彤彤地升起来了,黄二爷双手柱着烟杆,纹丝不动地端坐在大青石上,两眼勾勾地盯着路口。

  “回吧!老头子。”

  “不回!”

  太阳亮闪闪地爬上半空。

  “回吧!老头子。”

  “不回!”

  太阳像淋了水,缓缓地沉向西山。

  “回吧!老头子。”

  “不回!”

  月亮薄薄地浮岀地平线,夜虫开始声嘶力竭地聒噪。影影绰绰地,有两个黑影从山嘴拐过来。

  “黄二爷,这是猪头。”

  “黄二爷,这是猪尾。”

  “老婆子,猪头猪尾送来了,”黄二爷朝屋里大声喊,“呜呜呜”黄二爷喊完了丢掉烟杆放声大哭。

  在乡下,每宰一次猪,都必须用猪头猪尾来焚香供奉祖宗,说是有了供奉,祖宗就会保佑来年还养下大肥猪。

  黄二奶奶没有岀来接何四何五送来的猪头猪尾。听见喊,黄二奶奶架上梯子,从炕棚上抽下几根干竹子,捏成把,塞进灶膛点燃,然后举着踮出院门,递给何四:“他大叔,拿着,天黑。”何四接过火把,手很厉害地抖了一下。

  何四何五擎着火把,一前一后地离开黄二爷家,在迈下台阶时。何五说:“哥,我看就不要阻止四凤和黄三柱的婚事了,这一家子有一股子气,嫁得。”“嗯,”何四重重地应了一声。这一声,落在地上很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