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
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宾阳 > 文化旅游 > 昆仑文苑

【原创空间】重访树德堂

发布时间:2020-01-18 15:20  来源: 宾阳县融媒体中心   

“树德堂”是广西宾阳县古辣镇平南村赖氏的祖屋。

2014年,宾阳县政协计划挖掘宾阳的文化底蕴,编写一部宾阳“乡愁”的文史著作,于是组织一批写作者深入到各个乡镇,搜集整理各个村庄的“乡愁”。我被派往我的家乡古辣镇,拾掇散落在田野村舍中的“乡愁”。平南村是古辣镇的一个大村,历朝历代出过不少文化人,其“乡愁”举足轻重,是我必须造访的一个村庄。当年9月,我在该村退休教师赖增才的引领下,初访平南村。最吸引我眼球的,就是这座赖氏祖屋“树德堂”。

2019年冬,我因公务下乡,又来到了平南村。一踏进村庄,我就惦记起“树德堂”来。于是抽了个空隙,又到树德堂走一走。

青砖黛瓦,古宅依旧。

宅子前面,有两湾池水围护,宛如玉带缠腰,很符合民间风水理论的好格局。撇开风水不论,从环境来看,树德堂不失为一座风景怡人的宜居之宅。大宅门前,有树木遮荫,常有老人在此围坐闲聊,小孩在此嬉戏玩耍,其乐也融融;又有一猪肉摊在门前摆卖,方便族人。这一幅清纯的乡村图景,让人感觉到怡然自得的桃源遗风,足见树德堂长盛不衰,福荫绵长。

树德堂的前面是一座门楼,门楼为三开间两层楼房,门户从中间一间的底层开进,关锁森严,颇显大户气派。门楼左首立有一对功名石,过去是用来树起旌旗的,以彰显考取功名人家的荣耀;门楼的门楣上悬挂着一块“文魁”的牌匾。赖增才老师介绍说,清光绪廿七年(公元1901年),赖家才子赖干臣参加科举考试,在乡试(省级科举考试)考中第96名,成了名震四方的举人老爷,这就取得了树旗立匾的资格。细看牌匾,两旁落款为:“钦命广西大主考李伍为庚子恩科辛丑正科乡试中式第九十六名举人赖干臣立”“光绪廿七年”。

说起赖干臣,赖老师显出自豪的神色。清末庚子年(1900年),赖干臣因剿匪有功被赏给“五品顶戴”,曾任宾阳书院山长,履行传道、授业、解惑的崇高职责,为清末民初宾阳的教育事业立下汗马功劳。

进得门楼,两边各悬挂一方牌匾。右边牌匾为李彦章赐赠施氏婆“贞寿绵祥”的贞节匾。“贞寿绵祥”四字为楷书大字,落款为“赐进士出身思恩知府李彦章带官加三级为节妇赖母施氏题”“道光九年”。据赖增才老师介绍,清朝时,赖氏王长公之妻施氏婆三十二岁守寡。守寡的施氏婆遵守妇道,严守节操,勤俭持家,教子有方,多出贤孙,很有声望。道光九年(1829年),管辖宾州的思恩府知府李彦章感其守节并享尽天年,遂赐以“贞寿绵祥”的贞节匾,并为赖宅题匾“树德堂”,嘉奖赖家为“树德”之家,从此,赖府以“树德堂”旌其门,彰显了累代积德的优良家风,以此勉励后人而荣耀乡里。“树德堂”由此得名。李彦章(1794年-1836年),字则文,又字兰卿,号榕园,福建侯官(今福州市)人,清朝文学家、教育家。李彦章于嘉庆十六年(1811年)考中进士(和林则徐同榜),担任过内阁中书、军机章京、内阁侍读等职。嘉庆二十三年(1818年),担任江西乡试的主考官。道光五年(1825年),李彦章被派任为广西思恩知府,在任职期间以兴办学校与教育人才出名。赖府施氏婆能受李彦章的嘉奖,可见非同凡响。

门楼内厅左边是一方“人民功臣”匾。这是1953年宾阳县人民政府给赖氏子弟赖启明颁发的一块牌匾。这方牌匾为文略丰盈的赖氏家族增添了一笔荣耀的武功,成就“文武双全”的传统家风。赖启明,年幼时因家庭困难,没机会读书,16岁时勇替兄长服役,当了国民党兵。1948年在战乱中明辨是非,投诚了解放军。在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中,多次负伤,屡立战功。赖启明在朝鲜战场上参加了上甘岭战斗,奋不顾身,英勇杀敌,荣立一等功。回国后部队送他到速成中学学习,学成后分配在山东省临沂市一个县水电局工作至退休。现其子女均在山东临沂工作。

走出门楼,是一方小广场。小广场边,便是“树德堂”的门户。门楣上是“树德堂”牌匾,门边悬挂对联,联曰:“椒馨俎豆怀先德,畋蕙芝兰起后贤。”此联系宾州知州王方田题写。李彦章题写“树德堂”匾已不幸毁于乱世。光绪十七年(1891年),河南进士王方田到宾州任知州,为弥补此憾,就给赖府重写了“树德堂”牌匾,并赠予这一副对联。

从树德堂大门进去,两边排列着青砖瓦房。左边的建筑,现已坍塌,只剩下一面大墙。这面大墙的墙角,对着树德堂大门。这个墙角建筑时故意镂空,不露尖角,不知是出于风水的考虑还是什么原因,充满玄机,让人玩味不已。坍塌后露天的屋地现已丛生着杂草。右面是主堂屋。主堂屋为四进式结构,每进之间围有天井,是本地很常见的“四水归堂”式青砖瓦房,典型的岭南建筑风格。因年代久远,树德堂终成危房,主屋前三进和门楼已于近年推倒重建。可惜的是,重建的堂屋,未能修旧如旧,用的是钢筋水泥,失去了古有风貌,失却了让人迷醉流连的那一缕古韵。

王方田题联“椒馨俎豆怀先德,畋蕙芝兰起后贤”,对赖氏家族极尽褒扬,可谓实至名归。这个农耕的家族,继承祖宗树立的“先德”,使“后贤”辈出而名闻乡间里闾。赖氏家族于清朝初年从横县石塘镇良伞村迁移至此,后代在古辣平南村已繁衍了900人左右。家族历来崇尚读书,树立功名。清代除了出了赖干臣举人之外,还不断出过秀才,其中有禀生和贡生。民国时期有大专毕业生2人,军校毕业生4人,政法学堂肄业1人。建国后,有博士、硕士生共8人,大学毕业生近200人,有高级技术职称20多人。我认识的就有九十年代和我一起在百年名校宾阳中学任教的赖增祖,他是树德堂赖氏子孙的优秀代表。他八十年代以优异的成绩博取协和医科大学,又在该校读研获得博士学位,曾在宾阳中学任教生物几年时间,读博后便到美国谋求发展。

冬日的平南村,池水倒影着绿树,格外宁静,格外安详;新建的村舍显得整洁美观,与树德堂周围的古宅相映成趣。南广、南柳高铁贴着树德堂的后背,不时有风驰电掣的动车一划而过,给宁静的树德堂拉响一阵弦音。中国民间风水理论讲究“前有照,后有靠”,堂前的池水便是“照”,后面的高铁高架桥,便是树德堂的“靠”。是的,国家的飞速发展,经济的迅猛腾飞,便是中国乡村的靠山。乡村的图景美如画,乡村的生活甜如蜜。

从树德堂出来,只见对面有赖家新建的族堂,那一湾池水边有铁棚搭起的长亭。赖家人说,这是族人聚餐的场所。我想象着,逢年过节,或遇红白喜事,那些长年在外打拼的赖氏族人,都匆匆赶回,聚集于此,把浓浓的乡愁,泼洒在咣啷作响的杯盘酒馔中。

树德堂,承载着赖氏先人的荣耀,必将鼓励赖氏后人发奋向上,乘着时代的春风,不断创造辉煌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