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
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宾阳 > 文化旅游 > 昆仑文苑

【原创空间】中秋的味道

发布时间:2020-10-10 15:17  来源: 宾阳县融媒体中心   

   一年四季的节日之中,中秋最美,最有种特别的味道。

  小时候,一入农历八月,便盼着吃香甜的月饼了,但母亲说月饼是中秋才能吃的,于是便盼着月儿快点圆,从淡如娥眉的一弯月牙儿盼,盼到眉目俱全,终于圆润皎洁如顾盼生辉的美人儿的脸,中秋也就到了,心里头终于哈哈这馋人的月饼,终究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月上柳梢,庭院洁白如乳,簌簌落叶还添几声幽思,便是祭月的时分了。母亲在院里的供桌上摆出月饼、柚子、橘子、糖饼,一家人便聚拢来,先烧香,后敬纸,再祈祷。平常难得一见的大哥回来了,我奇怪的是远在贵州的小姑也不顾千山万水的赶回来了,几乎年年如此,她说是因为别地的月亮啊比不得家里的亮!后来我读到杜甫诗句“月是故乡明”,觉得大诗人断然不会骗我,才知道小姑也并没有骗我。

  母亲还在祈祷的时候,我就开始吃月饼了,咬一口香甜到肺,好像连月光都是甜的呢!母亲未免会叹息一声,我知道这声叹息是给大姐的,大姐远嫁江西,家里穷,孩子又多,回不来,母亲便长久地望月,似乎月里的嫦娥便是大姐,又似乎感应了什么,大姐也会在那边像她一样长久地望月。其实我也想大姐,模样儿似乎模糊了,但记得她好看的浅浅的笑窝和拥抱我时那暖暖的感觉。当然吃月饼时我是不能想她的,否则那月饼便有了酸酸的味儿。

  甜中带点儿酸味的其实是柚子,这一点酸却正好解了吃过月饼后的一点油腻,所以月饼配柚子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令我兴奋的是父亲挖出柚子的心后,开始往圆鼓的柚子皮壳里点上一支蜡烛,穿上绳子系着棍子让我提着,这就是一个新颖别致此家有卖别无分号的灯笼了。

  “做灯笼,走灯笼,提着灯笼找舅舅……”我一路叨念着,在大人们沿桌而坐,轻言且笑,延续饭桌团圆的话题时,我和三三两两的伙伴,早已提着各具特色的柚子灯笼,笑笑闹闹,拉出忽明忽暗的灯影,像从古画里走出来一般,一路往河边去了……

  河边树下,有会唱山歌的老人,延续古老的习俗,动情地唱起了山歌:“山歌一唱唱成河,王母琼浆换我歌,一萝蟠桃我不干,再加娇俏月嫦娥……”那声音清脆嘹亮,忽地就冲向空中,尾音很长,先是高低错落地拐着许多弯盘旋良久,最后像一根长线拉着什么东西,拉着拉着,慢慢绷紧,忽地突然一放,那柔柔的情意便漫天散开了……

  伴着悦耳的山歌,我们把灯笼放河里顺水慢慢飘走,飘远,飘在虚无缥缈的路途中……我创新地在灯笼上刻上了大姐的名字,这河那么长,一定流得到大姐家的门前,赶明儿她一出门便看见河里飘来刻着她名字的灯笼,会知道是我放的,该有多惊喜呢!

  放灯笼是小孩的事,我知道那些青年男女是要到清平水库坝顶上去的,那里有一个大大的绿草坪,他们去了那里摆上月饼果盘,点上蜡烛,席地而坐,边吃边聊,嘻嘻哈哈,便算是花前月下了。远远看去,那烛光影影绰绰,星罗棋布,像是银河散落的星星,还眨啊眨啊的挑逗人呢!月儿明亮亮的,风儿轻悄悄的,说什么不行?说什么不美?说什么不动情呢!

  中秋节里,生活再拮据,谁家的母亲都是要提着几盒月饼到姥姥家去看望的。母亲去我也去,到了姥姥那里又可以挂着送姥姥月饼的名义明着吃姥姥的月饼了,而且还能看到好看的师公剧。家里也有唱师公剧的,但花旦也是师公扮的,皱纹里夹了胭脂,胸膛里塞两个气球用花布一包就算小姐,太不漂亮了!姥姥家演的师公剧,花旦一出场便赛月里的嫦娥,唇红齿白,脸蛋儿像鸡蛋壳一样滑亮,一看就知道不是师公扮的,是真小姐,没过门的小媳妇。

  看戏之前先吃晚饭,姥姥家的麻鸭是熬在锅里二里之外也能闻到香味的,中秋节都要吃鸭的,原本以为只是因为“秋高鸭肥”好入口,后来又明白“鸭子”与元末对蒙古人的称呼“哒子”谐音,曾经是汉人相约中秋推翻蒙古人的暗号,因而吃鸭子又有了保家卫国的重大意义,我又爱国又爱家,所以只好敞开了肚皮吃鸭子。

  师公剧往往在寺庙宗祠前小舞台演,姥姥家的师公剧虽然好看,但敲锣打鼓之后先出场的往往是师公,“咿咿呀呀”的要唱很久,而且不搞笑,唱到好像要退场了偏又快跑两步到台前还唱,惹人生气!在等待小姐出场的时间里,我们小孩子会到场边的小摊去买吃的,油炸糍粑、香瓜子、酸萝卜……小姐出场了,便塞在兜里边吃边看,小媳妇花旦的嗓音很脆,但我主要想看她拉情郎时从长袖里伸出的手是否真的嫩白如葱。《拉郎配》《借亲记》《龙凤奇缘》里头都有哪些个看了就爱,爱了难爱,难爱非要爱的好人受苦恶人嚣张过程,看得母亲一把一把地擦眼泪,并且很有耐心地等待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结局。我也等,但我是靠在母亲的膝盖上睡熟了等。

  此时,戏台边碧绿的稻苗正在抽穗;月光如一层薄纱样笼罩着山野,神秘、幽然;有风吹过,忽地惊扰一片月色,吹散月色,碎了月光,斑驳落在树下,梦中我会舔舔嘴角,落在唇角的月饼碎末,和着一缕缕涌动的稻香,牵扯出我梦中香甜的微笑。

  真的,到现在,我依然怀念那梦中的香甜!

  一年四季的节日中,就数中秋最美,最有种特别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