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
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宾阳 > 文化旅游 > 昆仑文苑

【原创空间】儿时赶圩趣事

发布时间:2020-10-17 14:50  来源: 宾阳县融媒体中心   

    我的老家在武陵镇一个小山村。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故乡的交通比较落后,轿车、摩托车还未普及,每逢武陵圩日,村民们便沿着一条羊肠小道跋山涉水,花上两个多小时方可到达20余华里外的武陵圩。赶圩成为当时村里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除了老家三叉村,六蒙、四才村委其他自然村的群众出圩入市也常走这条路。

  走路有两种方式,一种是从我们村步行五、六公里到六佑水库,换乘木船走两三公里水路到达码头,再步行三四公里才到达目的地。另一种是一路步行,这种要比第一种耗时长一些。

    水库常年有几十艘木船在运营。每艘船长十多米,最宽处约四米,船上一至两个艄公,一个负责掌舵一个负责收费。艄公多是十里八村的农夫,圩日开船补贴下生活,平时则务农。艄公很纯朴善良,收费合理。成年人五毛,小孩半票或免费,货物则酌情收取。村民喜欢把几棵大杉木捆成字母“A”的形状,挑到圩市卖。木材不仅重而且占位置,艄公就会收几毛到一块,而那些十斤或半袋的稻米、山姜只收几毛或干脆不收。

    每逢圩日,村民们三三两两挑着货物结伴而行,边走边谈论着庄稼收成、天气、货物行情以及家长里短等,幽静的小山路变得热闹起来。

    有的大人带着小孩,一边赶路一边给小孩讲故事,有宾阳本地的《沙熊婆》《老窍》等,也有《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庚娘》《武松打虎》等经典故事。且不说到了圩市还可以吃上诱人的鲜肉烫粉和山里没有的水果,单是能听上故事便能让孩子们向往不已。

  那时候,我老是盼望头发长得快一些,好让父母带去圩市剪头发。然而家里穷,父母向来省吃俭用,一分硬币恨不得用刀子砍作两半花,为了省下几块理发钱,一年只带去剪一两回,父亲多是在家里亲自动手为我理发,每次我的嘴巴就撅得老高,几乎可以挂一瓶酱油。

  这时,父亲就绞尽脑汁讲各种故事。然而,此时的故事怎么比得上赶圩时的动听呢?这如同是一种商品,摆在脏乱差的地摊和干净整洁的超市是有区别的。然而,我又能如何呢?  

  大人也不轻易到圩市理发。通常,每家每户都有一把手推剪,成人男的你帮我剪,我帮你剪,有时索性照着镜子自己给自己剪,有剪得难看的十天半月不敢往人多的地方去,也有蛮不在乎的自我解嘲道:“反正老婆已到手,难看就难看点啰!”

    女的则省事多了,一根橡皮筋或头绳扎个俏皮的马尾或盘个圆圆的发髻,少女还会在发梢上系个红红的蝴蝶结,半年才需剪一次,在村里或圩市剪问题不大,既美观大方又省事。

    记得有一次,我跟几个小伙子夹在人群中有说有笑朝武陵圩走去。走了很久,终于码头到了,一条上弦月似的木船早已在那里等候。

    极目远眺,偌大的六佑水库像一幅画卷展现在眼前。阳光照在水面上,像铺上了一层闪闪发光的碎银,又像被揉皱了的绿缎。青秀挺拔的山峰倒映在水里,轮廓清晰,层次分明。

    艄公们引导村民把货物摆放到船上合适的位量,那些占位置和量大的放在船舱。当天,木材比较多,船舱里“A”形的木材层层叠叠地垒成一座小山。

  我们几人在船首随便找了位置坐下。船首里妇女居多,在我对面是两名中年妇女,正连比带划侃侃而谈。旁边是一名与我年纪相仿的少女。我偷偷打量她,只见她面容洁白,淡色的眉毛,鼻梁挺秀,淡红的双唇,淡静的眼睛里恍如有着湖水般深不见底的感情。

  少女虽然称不上闭月羞花,但是干练耐看,我不禁多瞄了一眼。见有人打量自己,女子羞涩地低下了头,一抹红霞倏地飞上脸颊。

    待村民坐好、货物摆好,艄公启动了马达。木船劈波斩浪,激起一圈圈涟漪,摇晃到不远的地方逐渐消失。木船所经之处留下一道白色的水痕。不远处还有木船数只,本来已是秀美不过,还有那青山重重叠叠,近山如簪,远山如烟。近山不时飞来几只白鹭,它们飘逸的身姿成为湖中一道优美的风景线。

    在洪亮的马达声中,村民有的大声地交谈着,有的目不转睛地欣赏着沿途旖旎的风光。

    我身旁的少女,不知何时已侧过身去,轻咬双唇,挽起裤脚,把一只雪白的大腿垂下船弦,脚掌轻轻触碰着水面,水花四溅,发出“嚓嚓嚓”有节奏的脆响,女孩的脸上露出了天真烂漫的笑容。

    船尾的艄公,正全神贯注地盯着前方水面,掌舵的手偶尔轻轻向左、向右拨一下,有时半天没拨弄一下,因为航道大多是直的。在偌大的航道里驾船,比在陆地驾车省事省心多了。

    艄公一边操舵,一边瞅准时机从口袋里抓出一个鼓胀的塑料袋,伸出两个手指从里边挟出一掇生烟丝和一方白纸,卷成喇叭状叼在嘴里,低下头轻轻擦燃一根火柴,用双手罩住。等烟卷被引燃,方才抬起头,“吧嗒”、“吧嗒”地吸着,烟头一闪一闪的,发出如豆的火光。有时,艄公吸上一口,便用手指挟住烟卷,张开嘴巴缓缓地吐出浓烟。有时把烟幕吞进嘴里,眯缝着眼睛从鼻孔喷出,满脸惬意。

  真是舟行碧波上,人在画中游,一切都是那么静谧美好。

  光阴似箭,时间荏苒。转眼间,二十余年过去,国家发展日新月异,逐渐富裕起来的村民,陆陆续续搬迁到柳州、宾州、黎塘等平原地区居住,过上了较为宽裕、便捷的生活。村民们偶尔回去,都是开轿车或摩托车。小时候步行和乘船赶圩的趣事便成为一道抹不去的美好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