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
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宾阳 > 文化旅游 > 昆仑文苑

【原创空间】蔡氏古宅留痕

发布时间:2020-11-07 10:54  来源: 宾阳县融媒体中心   

    这一次,我用万般敬畏的目光,柔柔地抚向你,古朴恢宏的蔡氏书香古宅。这一刻,我的心静如止水,我反反复复地告诫自己,必须在内心深处摒弃杂念,剔除世俗,才允许我的眼眸与你做最虔诚最纯净的触摸。纵然,我最初见到你,我的心是那样不可抑制地波涛汹涌。

  在我所站立的地方,有风从脚边缓缓吹过,然后蹿下塘基,若有若无地游向那汪碧绿的塘水,水面乍起波纹,细细碎碎地如铜钱落地似的滚向远处。就见杨柳依依,写意地把鹅黄的柳叶当笔,在名叫洗马塘的这方池塘,就着薄薄的烟雾,勾皴书院落影。

  透过五百年的历史烟霾,我看到了蔡氏族人从晨光熹微中走进书院,接着琅琅书声穿过窗户蹿上屋顶,在天地间悠悠传扬。然后我又看到,夕阳西下,大地涂金之时,他们从书院鱼贯而岀,端着砚台、毛笔,走下台阶,把一方池塘洗黑。一些孩童欢呼雀跃,一些孩童神情忧郁。欢愉者莫过于参悟了文章要义,获得先生赞扬。寡欢者莫不是慢待了圣贤书,落下了功课,被先生掌了手心,画了红眼圈,回去无法对爹娘交待。

  我从心底里涌起了对蔡家“棍棒教岀聪明仔”严酷的私塾教育的抵触,我切切地认为,那是对儿童纯真心灵与冰清玉洁的身体的摧残。但是,当我看到书院墙壁上张贴的大红的功名榜时,我悚然一惊,那密密麻麻的名字,像一双双眼睛愤怒地盯着我,我垂下头,慌慌然地把自己的不恭收回来。

  向明门,一座简简单单的青砖彻就的门,掩藏在古榕树清凉的浓荫里。但,门虽简单,却掩饰不住它的厚重。单是“向明”两字就披着《易经》“圣人南面而听天下,向明而治”的华彩而来。门上一联“箴言二字惟勤惟俭,正路两条曰读曰耕”更是承载着蔡家人努力了几百年,沉淀了几百年,如今依然恪守下去的祖训。

  南有蔡氏古宅,北有乔家大院。我不知道是谁首先把它们等同起来。但我知道,乔家的发家是依靠经商。而蔡家是依靠对联里镶嵌的“耕读”两字。

  经商,可以一夜暴富,迅速成就它的辉煌。而亦读亦耕那就漫长得多。因而我对于通过耕读来成就辉煌的蔡氏古宅更敬重几分。

  小心翼翼地穿过这道门,我放低了身段,放轻了脚步,我恐怕我的一丝儿鲁莽,恐怕我仓促杂沓的脚步声惊扰了一个沉睡了几百年的梦。我的脚板轻抬轻放行走在苔痕斑驳的青砖小道上,我的手柔柔地抚摸三合土夯成的围墙。我朝圣一样虔诚地走向“太学第”。踟蹰在清幽的古院落群,迷醉在青砖碧瓦,雕梁画栋之间。我暂时地把自己幻化为蔡氏后人,我以崇拜祖宗的姿容,特地站在“太学第”的牌匾之下,去感受功成名就带来的刹那间的愉悦。在这份漫卷着书香的愉悦里,我异常清晰地看到了蔡家八位太学生从古辣这块“犀牛望月”之地,挑着书箱,迎着朝阳,自南向北而去。我又把目光放到中国的北端,放到北京城,我随着北方飘飞的鹅毛大雪,看见他们正襟危坐地端坐在国子监里,谦恭地向先生援疑质理,俯身倾耳以请。看见他们手执经书秉烛而读,或者《中庸》,或者《孟子》,又或者《春秋》。他们孜孜不倦地在书海里徜徉,在最高等的学府里钻研学问。他们的刻苦努力成就了自己的梦想,也成就了蔡家读书的辉煌。

  沉浸在无可比拟的荣耀中,一声宅院外传来的鸡鸣把我从神思与虚幻中拉回现实,做回真实的我。我重新放轻步伐,经大夫第过经元门到达经元第。我在经过一道门蹀躞两座府第时,我的整个身心被门框边上篆刻的楹联和檐枋下彩绘的古画镶嵌的古文字所浸湿。“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几百年人家无非积善,第一等好事只是读书”……唐人王勃《滕王阁序》“腾蛟起凤,孟学士之词宗;紫电清霜,王将军之武库”……我的思虑为楹联为古文字所弥漫的古朴和辽远洗净。我不禁自觉地在这里停留了下来,我收住了脚步,我的目光像水一样的四处漫寻。我漫寻的目光一会儿后落在一幅肖像画上,画上的人在注视着我,我也在注视着他。在两相的对视中我认岀了他,他就是蔡家堪称最为杰岀的人物蔡凌霄。蔡公道光二十九年,在乡试中中举,荣获广西第四名。授官后,历任澄海、澄迈、英德、揭阳等县知县。蔡公为官时刚正不阿,铮铮铁骨,在祟洋媚外,对洋人卑躬屈膝的年代,竟敢直闯德人领事馆,缉拿藏身于内的不法商民郭十三、肖老七等人。蔡公那种为维护华夏领土完整而无畏洋人淫威的凛然正气,辉耀日月,不说当年,就是几百年后的今天依然光彩熠熠,仍旧锐利无比。更难能可贵的是,蔡公为官时秉公执法,不畏权贵,造福地方,政绩斐然。称病告退,荣归故里后又能斥资购书,福泽后人。他的作为确实让人赞叹。

  在众星闪耀的蔡氏族人中,说了蔡凌霄不能不说蔡灏。蔡灏,蔡氏书香门第的优秀代表。南洋公学院铁路管理系毕业,先后任政治部主任、教育处处长、宣传处处长、公路局局长、县长、建设厅厅长、经济作战处处长、汉中行营高级参谋。在长长的一大串官衔中,随便拿岀哪一个都足以让人瞠目结舌,赞叹不已。

  一个家族,岀一两个人物或许不是很难。但几百年中,一代一代都绵延着读书之风,一代一代都有优秀的读书人从一座宅院中走岀去。能够做到这样的,在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恐怕也不是很多,在这些为数不多的宅院中,蔡氏书香古宅却确确实实算一个。

  我先后又放足蔡府新第、小金洋楼、洋房等处所。我所到的地方,每一粒尘土,每一缕风都带着浓郁的书香,都在向我轻声细语地诉说着它的荣光。

  我带着来时一样的平静,从后院里绕了岀来,我再次回眸这座古朴恢宏的古宅。我的心底升起一股不可比拟的崇敬之情,我不禁久久地凝视着它。许久,不忍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