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
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宾阳 > 文化旅游 > 昆仑文苑

窑 变

发布时间:2021-07-06 15:30  来源: 宾阳县融媒体中心   




    2016年春节,我回老家过年。大年夜,我堂上的十八侄邀我到他家喝茶聊天。一帮兄弟到齐的时候,他拿出一个新茶壶在我们前面炫了一下:“看,好漂亮的茶壶!”

    我虽然经常喝茶,但对茶道不甚了了,对茶具更无考究,所以对眼前的茶壶,看不出什么门道。见我无动于衷,侄便对我进行启蒙教育:“什么是好茶壶?这就是好茶壶!你看这颜色!”他把手里的茶壶转了几下,只见这只紫黑色的茶壶铮铮发亮,各处呈现出深浅不同的颜色,“看见了吗?这里的颜色跟这里的颜色不一样,你到各处茶店都买不到这样的好茶具,这是传统龙窑才能烧制出的漂亮的窑变,并且是没上釉的,就能烧出这样光滑的效果,这是很高端的产品。”

    “窑变是什么?”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

    “窑变是陶瓷在烧制过程中,由于窑内温度发生变化导致陶器表面发生不确定性的自然变化,烧制的器具就会出现不同的色彩。现代化生产的陶器,用的是电炉烧制,由于温度稳定,无法产生窑变,只有手工制作的用土窑烧制的陶器,才能产生这种效果,所以就相当珍贵。”侄继续启蒙我。

    于是我不由得对这个茶壶刮目相看了。我仔细地拿起这个窑变产品,忽然发现壶上有一个很碍眼的结痂,像人光滑的肤体上长出一个伤疤。“这个壶怎么长出了这个疤?”我不解地问。

    “咳,你真是个外行!”侄对我这个叔辈的孤陋寡闻有点吃惊,“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窑宝,只有几百年的老龙窑才有可能烧制出这种效果。这是上百年的窑火精华凝结成的老釉,粘结在龙窑的窑顶上,遇到上千度的高温后熔化,不经意滴下,滴到这个茶壶上,才得到了这个窑宝。这个小小的茶壶,如果拿到城里的市场上去卖,至少值两千多块钱。”

   “你从哪里弄来的这个宝贝?”我问。

   “这是邹圩镇下窑村出产的产品。”侄十分自豪地回答。

    我知道邹圩下窑村有传统制陶的工艺,烧制农家常用的那些坛坛罐罐,想不到,现在却能出产这种高档的茶壶。

    于是,我对邹圩下窑村就格外神往了,心想一定找个机会到那里看一看。

    机会说来就来。4月的一个星期天,一个在新华社工作的本家兄弟来寻访蔡氏书香古院,侄顺势邀他到邹圩走走。侄在邹圩任职。于是我得以陪同本家兄弟也到邹圩走走,终于目睹了下窑村龙窑的风采。

    据说,邹圩下窑村的龙窑已有上千年的历史,现存龙窑11座。我们参观了近在村里的两座。只见窑体依坡而建,顺势而上,似长龙卧坡:龙窑这个命名真是生动至极。窑上亦逐级建了为龙窑遮风挡雨的瓦盖;最下一层开有炉门,从这里烧火,火会往上拉伸。龙窑的设计,很好地体现了古人的智慧。可惜我们到的时候,没有烧窑,没能目睹龙窑烧火时的景象。只见窑门前面堆满柴火,这是最原始的燃料。窑的旁边摆放着早先出窑的陶罐。

    中国的龙窑据载在殷商时期就已出现。在下窑村,古老的陶器制作工艺一代传一代,传承了上千年。如今,全村900多人,还有700多人从事制陶业,烧制米缸、酒坛、花瓶、茶具、煮酒器等陶器,畅销区内外。

    我们饶有兴趣地参观了一个师傅手工拉坯。他把一大团泥放在一个电动的转盘上,脚踩开关,转盘便旋转起来,那团泥巴在他那双灵巧的手扶弄中魔术般不断变化,转眼就变成一个好看的陶罐。我们问他,什么时候学会这套手艺的,他说十来岁时就会了。问他跟谁学的,他笑着回答:跟父亲学的。

    这时,侄给我们讲了关于拉坯的故事。

    去年,为了发展下窑村的制陶业,村长颜长希带领村里的一行人去观摩景德镇国际陶瓷艺术节。那天,他们在那里观看了一个拉坯的表演。当时一个被称作大师的人拉一个直径约20公分、高10多公分的陶坯,表演搏得满堂喝彩。这有什么?看我的!等大师表演完毕,颜长希按捺不住了,他径直走上前去,拉了一个直径约30公分、高达40公分的陶坯,他那娴熟的手艺令在场的人都惊呆了,顿时掌声雷动。

    拉完,那个拉坯大师拉着颜村长的手激动地说:“请问大师从哪里来?”

    颜村长平静地回答:“我不是什么大师,我是从广西宾阳来的一个农民。”

    “农民?”大师更是惊讶不已。

    “是的,我是一个普通的农民,我们村里会这手艺的有几百号人。”颜村长自豪地回答。

    “那你在你们村技艺算是最好的等级了吧?”大师又问。

    “中等程度吧。”村长回答。

    这下,算是把那个大师生生折服了。现在,现代化的陶瓷生产线根本不用人工拉坯,都是机器灌浆,纯手工制作的企业少之又少,熟练手工拉坯的师傅更是凤毛麟角。而那些港澳台客商,却特别青睐手工制作的陶瓷工艺品,他们认为从生产线出来的产品,个个一模一样,分毫不差,缺少个性。

    说曹操曹操到。这时一个个子略矮的汉子向我们走来,侄介绍说,这就是我们的颜村长。

    颜村长带我们走进了村里的陶吧,为我们介绍了村里近年制陶业的发展情况。2013年3月,由镇政府引荐,荣获1997年“中国画坛百杰”称号的桂林旅游学院工艺美术系主任、中国画教授帅立功应邀来到下窑村后,给传统的制陶业带来了生机活力,整个下窑村从此产生了深刻的“窑变”。

    在帅教授的指导下,下窑村的制陶师傅们开始制作精美的工艺品,从做坛坛罐罐的大型粗活转型到精雕细刻的艺术品。我们在陶吧里,观赏到了精美的茶具、笔筒、名人塑像、罗汉像等工艺品,琳琅满目,熠熠生辉。侄兴奋地介绍说,原先生产一个日常生活用的陶罐卖出去只有几十块钱,但制作的艺术品,那就有了十倍乃至百倍的增值,而劳动强度和原料成本却大幅度减少。同时,升级陶艺制品,有力地推动整个邹圩的陶瓷行业的发展,跟邹圩古镇生态观光休闲度假旅游业有机结合起来,有效地促进了整个邹圩经济和社会的快速发展。侄是书法家,又是一方官员,他有眼光引导这传统工艺朝艺术方向发展。

    我从颜村长的脸上读出他的自豪感。从他对侄的态度看得出,他们相当感激镇党委、政府对下窑村制陶业的大力扶持。

    颜村长执意要赠送一只小巧玲珑的茶壶给新华社本家兄弟。本家推托不要,颜村长笑着问:“嫌我们的产品不够漂亮是吧?”“这产品绝对一流!”本家兄弟赞叹道。良久,本家兄弟才吐露出真心话,他说他想要上面镌刻有侄书法作品的陶具。“好好好,书记你就再献一献你的墨宝吧。”颜村长呵呵地笑了起来。

    突然间,我有一种感悟。艺术品的价值,不仅要使这个产品做得精美,更要体现其文化品味。这种文化品味,是另一种“窑变”。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认同传统文化,传统文化不会贬值。应该说,邹圩的手工陶艺往这个方向发展,可谓正逢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