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
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宾阳 > 文化旅游 > 昆仑文苑

【原创空间】站在高高的天柱寨上 (中)

发布时间:2021-11-16 08:50  来源: 宾阳县融媒体中心   

今日的天柱寨不用费力去攀了,挖掘机开路到山顶,山顶安装有输电网架,高压线潇潇洒洒悬在天柱寨上空,直往大妈山方向延伸。当年的跑马场藏宝洞都不见了,密密长长的茅草似天然的青纱帐,把一切都掩盖了。杂在茅草中的把翅草(俗话)在扬花,花状如小旗,山风猛吹,小旗飘飘,大片的茅草和把翅草翻涌层层草浪。不远处的风车屹立山岗,摇臂欢呼,唱着永不停息的歌。风车挺直的腰身,修长的巨臂,在天地间独成风景,壮美了高高的天柱寨。

站在高高的天柱寨上,眺望县城方向,迷蒙中可见高楼林立,星罗棋布的乡村和田野直铺天际。正在建设中的六宾高速公路段牛轱坳方向,有工人在忙碌,轰鸣的机械声隐隐传来。想象着不远的明天,一条长龙似的高速公路,穿山过岭蜿蜒在故乡的千山万壑,连通首府南宁,南宁与宾阳的距离将大大缩短,车程由原来的一个半小时缩短至一个小时,宾阳将融入首府一小时经济圈。与故乡山水相依的边远山区陈平镇,也将因这条高速公路的开通大大受益。梅花之乡以梅文化为主题的名山生态旅游区,会更具魅力,迎来更多赏梅观光的游客。六宾高速通车的那一刻,不知要激动多少宾阳儿女的心。

站在高高的天柱寨上,眺望大妈山和白花山方向,巍峨险峻的大妈山、白花山苍茫在渺渺云海中,数不清的风车随山顶蜿蜒逶迤而去。多么壮观啊,故乡的山!从小到大,白花山和大妈山顶峰只能仰视不可攀登,那里高耸险峻,云遮雾绕,野兽出没,是大唐集团征服了它们。二零一七年至二零二零年,大唐集团进军天柱寨、天堂顶、大妈山和白花山,开山劈路运器材装风车,大搞风力发电。沉睡千年的大山发出从未有过的声响,唱出从未有过的最美的歌。傲立在大妈山和白花山之巅的风车,浴在云端里,摇着修长的玉臂翩翩起舞,宛若下凡表演的仙女们。周末经常有人驾车穿梭在大妈山和白花山之巅,尽睹风车雄姿,感受“天路”的惊险,体验大妈山和白花山特有的神韵。神奇的时代,上可飞天,下可入海,崇山峻岭变通途,高速铁路和高速公路俏丽的身姿,飘逸在崇山峻岭,连通云端里的城市和村庄。科技高速发展的今天,什么奇迹都会发生。大妈山和白花山做梦也想不到,会有庞然大物和她们试比高,在她们头顶载歌载舞。望着云端里的风车,我的胸膛里有股热流在奔涌。这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无法表达我对故乡的深情,那山那水那村庄,有我童年、少年、青年时代的身影。高高的山坡上我在那里放过牧、割过草、砍过柴、锄过地、开过荒,和母亲、祖母挑着木薯种、木藕(旱藕)种、芋头种、姜种、红薯秧苗到山上栽种。春种秋收,我的父老乡亲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在这片黑土地挥洒辛勤的汗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那艰难困苦的年代,没有交通工具,连通外界的是那贴在高山上的羊肠小道。父辈们出圩入市,翻山越岭,把山里的货物挑到几十里外的集市上卖,再把集市里的化肥、农药和生活用品挑回山里。读小学四年级时,我经常在节假日和母亲挑着松枝、松炭、竹叶去芦圩卖,换点米钱和油盐钱。丹劳坳和牛轱坳这两条山路都走过,不管走那一条路都不好走,崎岖不平的山间小路,有石头挡路、荆刺拦道,有时小心翼翼还葳了脚。赶集那天天刚亮就得出发,天黑才回到家。读五年级时利用星期天和几个小姐妹挑生产队烧制的粗瓷器去芦圩收购点,走的是丹劳坳这条路。早上六点吃碗祖母煮的芋头饭就出发 ,力气小只能挑五十斤,大人们都挑百来斤。担子压肩,刚开始时步子迈得还挺快,到了上坡路就不行了,担子一摇一摆,举步艰难,气喘呼呼,未到坳顶个个面红耳赤,汗如雨下,口渴难耐。上到坳顶,大家都扛不住了,放下担子歇息,停了一会又继续赶路。上坡难下坡更难,下坡双腿不由自主地发抖,手抓住路边的灌木,慢慢移步,步步小心,甚担心脚打滑摔碎碗。担子越挑越沉,实在走不动了又歇一会,缓缓气,遇到有山泉水的地方,放下担子手捧山泉水咕咚咕咚地喝个够再挑担赶路。